quot巴顿将军quot指挥战争 中央司令部掌门人弗兰克斯

根据美军的作战指挥体制,一旦美国对伊开战,布什总统的作战命令将由美军参联会主席迈尔斯直接下达给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汤米·弗兰克斯将军。然后,弗兰克斯手下的5个军兵种司令指挥各自的军队对伊作战。

弗兰克斯的一位下属这么评价他:“他虽然不是一个随便发火的人,但在5分钟的谈话中,如果他认为你是错的,那么他会把你骂得狗血喷头”。

而当弗兰克斯接到“9·11”袭击事件的报告时,他嘴里嘟囔着说:“显然失算了,把美国卷入战争,他们有烦了。”2002年1月19日他对全世界说:“本·拉丹已经无处藏身了。”

现“倒萨”风声正紧,弗兰克斯却传出让妻子旁听绝密会议的丑闻,最后还得由国防部长亲自出面为其说情,了断此案。

弗兰克斯的一言一行,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兴趣,美国《新闻周刊》甚至早早地评选他为2003年度的风云人物。

在美国国防部,汤米·弗兰克斯和拉姆斯菲尔德的差异就像一个人手掌的两面:一个内敛,一个张扬;一个注重个人空间,而另一个恨不得连睡觉都处于闪光灯下。

有人假设,阿富汗战争如果按照拉姆斯菲尔德的方式去打,那么美国特种兵说不定现在还骑在马上,在阿富汗的崎岖山区追捕残余。但如果按弗兰克斯的方式,只需事先部署10万大军,本·拉丹便插翅难逃。

终于有一天,“掌心”和“掌背”突然意识到,在萨达姆这个“猎物”面前,他们的差异对部署在海湾的30万美国大兵来说,可能就是一场灾难。

1月的某天,弗兰克斯和拉姆斯菲尔德的妻子正好都外出度假。在华盛顿附近的乔治顿,午后的阳光难得灿烂一回,拉姆斯菲尔德突然心血来潮,对弗兰克斯说:“我们去吃寿司吧!”

“吃什么?”弗兰克斯对这个日本词汇显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更惊讶于拉姆斯菲尔德这份突如其来的热情。“行,不过,你得先给我示范一下,怎么吃寿司。”弗兰克斯答应了。

事实证明,虽然两人仿佛一个生活在南极,一个生活在北极,但在“寿司”面前,他们的差异很容易糅合。寿司店里过往的国防部官员似乎也很欣慰能看到这一幕,纷纷过来祝他们胃口好。

美国中央司令部是五角大楼内最奇怪的部门,它成立于1983年1月。当时,美国和苏联正处在冷战对峙时期,美军的太平洋司令部和欧洲司令部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和任务,无暇顾及中东和南亚等地区。所以五角大楼决定成立“中央司令部”,接管欧洲司令部和太平洋司令部管辖范围之间的中东、中亚、南亚和东北非等区域,辖区涉及25个国家。

美国中央司令部下属5支主要力量:中央陆军司令部、中央空军司令部、中央海军司令部、中央陆战司令部和中央特种作战司令部。但身为总司令的弗兰克斯没有自己的作战部队,他的主要任务是与热点冲突地区周边国家的领导人保持接触,一旦需要,美军可以获准在当地进行突击行动。

在佛罗里达州的坦帕,中央司令部的总部大楼像一个巨大的沃尔玛超市,弗兰克斯和3200名工作人员忙着给华盛顿打电话,请求调动美军在各地的部队。在伊拉克战争一触即发的情势下,这里更像是一个超级先进的电信局大厦。

一年以前,美国总统布什和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开始着手制订推翻萨达姆政权的军事行动,他们前来征询弗兰克斯的意见,弗兰克斯回答说,倘若有5艘航母和5个作战军群,就能搞定萨达姆。拉姆斯菲尔德阴沉着脸,将弗兰克斯的作战计划打回来,重新修改了四五次。鲍威尔曾说,所有经历过越战的美国军人都有一个情结,那就是要在军力人数上取得压倒性的优势,弗兰克斯也不例外。但拉姆斯菲尔德希望兵力精简,装备精良,速战速决。

而现在,围绕伊拉克危机先期展开的外交战久拖不决,而美军在海湾地区的军事部署却不断累积,居然达到了弗兰克斯预想的25万人数,分为5个作战集群驻扎伊拉克四周边境,5艘航空母舰游弋在波斯湾和地中海。

这究竟是一场媒体此前早已定义的“拉姆斯菲尔德式的战争”,还是弗兰克斯式的战争呢?

就像那顿在华盛顿郊外的日本寿司料理,国防部长和四星上将的糅合将极大地改变伊拉克战争的面貌。在新的战争计划态势中,拉姆斯菲尔德的影子依然随处可见。美国部署了更多的特种部队,制订了更为迅速的攻占巴格达的计划,地面战打响的时间也比弗兰克斯预想的要提前。拉姆斯菲尔德同时希望,空中打击和地面作战几乎同时展开。

五角大楼一名官员说:“拉姆斯菲尔德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但他知道自己不需要什么。弗兰克斯的本事就在于,他知道拉姆斯菲尔德需要什么。”所以,弗兰克斯与拉姆斯菲尔德配合得很好,他真的不知道寿司怎么吃吗?天知道,但拉姆斯菲尔德显然非常乐意在弗兰克斯面前炫耀如何吃寿司。

弗兰克斯的一天是从凌晨4点开始的。在坦帕附近的迈克戴尔空军基地,有一幢军方给弗兰克斯分配的别墅,屋子里回荡着弗兰克斯喜欢的乡村音乐,和着音乐,弗兰克斯在跑步机上跑上半个小时,然后打开电脑,看看有没有e-mail,被音乐吵醒的妻子凯茜则为他端来一杯泡沫黑咖啡。

弗兰克斯称凯茜是他的“智囊和导师”,他俩是在35年前组织的一次“配对见面会”上认识的。那天,他带凯茜去看《日瓦戈医生》,两年后他们结婚,不久,弗兰克斯入伍。他们有一个宝贝女儿,女婿在美军第一装甲部队,2个孙子则给弗兰克斯带来另一份快乐。

不过,这份天伦之乐最近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弗兰克斯的一名下属向五角大楼举报称,弗兰克斯让他的妻子随随便便地一屁股坐在高度机密的军方文件上,凯茜跟随弗兰克斯进行官方出访时,弗兰克斯也没有按照规定,如实付清凯茜应该交付的差旅费。

五角大楼已经正式介入调查此事。中央司令部一名高级官员证实:“我曾经在飞机上多次看到,弗兰克斯开会时,凯茜也不回避,这严重违反会议的保密级规定。”外出访问时,在那架老掉牙的波音707专机上,弗兰克斯和凯茜依偎而坐,即使是在凯茜不陪同出访的情况下,弗兰克斯也让旁边的这个位子空着,谁也不许坐。

只有一次例外,去年感恩节,弗兰克斯前往阿富汗视察驻阿美军,陪同出访的是得州著名的乡村音乐歌手尼尔·马科奥和他的乐队。马科奥一上飞机,弗兰克斯就像追星族似的大叫起来,机舱里,乡村歌曲被放得震天响。57岁的四星上将严肃地说:“我们对待工作是非常认真的,但对自己,从来没那么死板。”说完,将一杯牛奶泼向大喊大叫的乐队。

得克萨斯州中部某小镇,一个男孩如何在家人的漠视下,成长,成才,成名,这个现代版的励志故事在美国就像“小华盛顿砍樱桃树”一样家喻户晓,主人公就是美国总统布什。其实,这个故事更像是弗兰克斯的经历。

现年57岁的弗兰克斯出生于俄克拉荷马州南部一个小镇怀俄伍德,父亲是一名机械师,母亲则在家操持家务。童年时,弗兰克斯一家迁往得克萨斯州中部。布什一家也在这个时候从康涅迪格州迁往得克萨斯州中部。弗兰克斯读中学时的校友劳拉后来成了布什的妻子、美国第一夫人,不过,劳拉根本就想不起学校里有一个叫弗兰克斯的人,中学校长也记不起弗兰克斯是谁。

但也正是在这里,在他人的视线之外,小弗兰克斯学会了自己找乐,拿弹弓打鸟,骑摩托车,抽雪茄,喝鸡尾酒。

中学毕业后,弗兰克斯进入得克萨斯州立大学,但很快辍学,入伍参军。1965年,弗兰克斯成了一名列兵,2年后升任炮兵军官。在越南战争期间,他在美军第9陆军师中任炮兵指挥,经常深入前线,为后方炮兵部队引导进攻火力。战争中,弗兰克斯3次受伤,其中有一次差点要了他的命。他的大腿上至今仍留着越战时的伤疤,但弗兰克斯很少向人提起。同大多数越战老兵一样,这场痛苦的回忆永远深埋在心底,甚至连弗兰克斯在军队交往多年的老友也从未听弗兰克斯讲起过越战往事。在他的官方简历中,只提及他曾经获得3枚紫色勋章。

弗兰克斯在美国得州、朝鲜、德国和五角大楼服役的丰富经历使他在军中的地位不断上升,他对军队作战手段的一些改革措施更使他名声大振。他曾改进炮兵部队的战术,利用远程大炮对付敌军移动的坦克,取得很好的效果。

然而,小有名气的弗兰克斯最终能达到他军事生涯的顶峰,多少还是靠运气。弗兰克斯的几位上司,包括曾指挥美军在朝鲜作战的约翰·迪勒利,美军前总参谋长苏利文,都是美国寥若晨星的四星上将,长期在他们手下工作,弗兰克斯升迁的机会远远超过其他校官。

在1991年美军在海湾地区的“沙漠风暴”行动中,弗兰克斯负责指挥直升机和地面部队,前总参谋长苏利文评价说:“他有着非凡的能力,能够判断复杂的局势,能够将概念运用到实际。”他还指挥美第7军所属5个师、1个骑兵团和1个航空旅彻夜攻击伊拉克共和国卫队。经过激烈战斗,伊共和国卫队“光辉”师全军覆没。弗兰克斯也因此声名远扬。

此后整个1990年代,弗兰克斯在美国中央司令部一路顺风,2000年7月,弗兰克斯成为美国9位四星上将中的一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